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别再让植物生长调节剂当“背锅侠”

       一提到植物生长调节剂,很多消费者会联想到“爆炸”西瓜、“顶花带刺”黄瓜、“无籽”葡萄、“膨大剂”猕猴桃等传闻,并一度对这些农产品产生排斥和恐慌,担心会对人体有害,更有甚者会将其与“避孕药”“儿童性早熟”相关联,谈之色变。
      其实,对于植物生长调节剂,公众存在着不少的误解,因为一些以讹传讹的谣言,植物生长调节剂也屡屡在一些农产品质量安全事件中,充当了“背锅侠”的角色。
      植物生长调节剂真的像传闻中那么可怕吗?

      它和植物激素、动物激素是一回事儿吗?
      农业生产中必须要用植物生长调节剂吗?
      用了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农产品安全吗?
      今天,我们就请专家来揭开植物生长调节剂的面纱,科学地认识它们的前世今生、是非功过。
      理性科学看待植物生长调节剂
      植物从种到收都离不开生长调控,在我们吃的每一粒粮食、每一种果蔬里,都离不开植物内源激素,它们天然存在于植物中并发挥着作用。
      而植物生长调节剂(简称植调剂)则是化学合成或微生物发酵而成的植物激素类似物,又叫植物外源激素,它具有调节植物生长发育、提高产量、促进早熟、延长保鲜等功能,正确使用不仅能保障农作物稳产、改善农产品品质,而且能增强作物的抗逆性,使农业生产省工省时、节本增效,现已成为现代农业生产中不可或缺的一类特殊投入品。
      比如,香蕉使用乙烯利催熟、棉花使用噻苯隆脱叶等,都是植物生长调节剂在农业生产中应用的典型范例。
      况且,每一种植物生长调节剂产品的问世,都必须遵循国家《农药管理条例》,只有效果好、对人畜安全且环境友好的植物生长调节剂,才能最终被批准登记、生产、销售。
      那么植物激素和植物生长调节剂、动物激素又是什么关系呢?
      首先,植调剂和植物激素都有调控植物生长发育的功效,但植物激素是植物体自身产生的,自然存在的;植调剂是外源性物质,可人工合成或通过微生物发酵产生,也可从生物体中直接提取。如赤霉素既是植物体内普遍存在的一类植物内源激素,又可以通过微生物发酵或人工合成等方法产生,在需要时用于多种作物生长发育的调控。
      此外,植物激素与动物激素绝不能混为一谈!它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,动物激素是由动物内分泌腺或内分泌细胞产生的活性物质,通过特异性靶标蛋白识别发挥作用。
      植物激素和动物激素的化学结构和靶标蛋白都截然不同,就像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,钥匙与锁不匹配,当然也就无法打开。
      一般而言,植物激素无法在动物体内发挥作用,动物激素也无法在植物体内发挥作用,也就当然不能用于种植业生产。所以道理很简单,避孕药属于动物激素,在植物中没有受体,如何起作用?说避孕药刺激形成“顶花带刺”黄瓜,其实是无稽之谈。
      另外,影响农产品外观形态、感官风味及营养品质变化的因素有很多,如自然界丰富的变异、科技进步带来的新品种,年份间气候条件的差异等。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应用只是可能的因素之一。
      所以说,植物生长调节剂在农业生产上的科学合理应用,是实现高产优质高效的一项重要技术措施,绝不是引发农产品质量安全事件的万恶之源。
      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应用已成为现代农业科技水平的重要标志,我们应该客观认识,理性评价,科学应用,不能再让植物生长调节剂蒙冤。
      希望大家少一些“宁愿信其有,不愿信其无”的无奈,多一份“不造谣、不信谣、不传谣”的从容。(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实验室(杭州)王强 宋雯 来源:中国农业新闻网-农民日报)

新闻录入:绿顿公 更新时间:2018年2月8日11:39